纳森达赖的财宝
发表时间:2015-12-14

  那森达赖有多少钱?

  奇子俊有一次和他的几个心腹算过,大概有二百余万银元。当时杨子林是其中之一。事变发生后,那氏父子双双殒命,奇寿山即提出银库里的钱四六分成,六成归新成立的旗政务委员会,四成留给七太太,当即就清点了银库。按分成,旗务委员会从银库里分走银元三十六万元,连夜运往沙圪堵天聚成商号旗务委员会办公地,由韩根栋保管。

  奇寿山政权初建,七太太为笼络人心,给奇寿山送来金条一百根,奇寿山婉谢,七太太还是留下了。奇寿山便犯了嘀咕,说清点银库未见一根金条,七太太这些钱存在什么地方?杨子林说那森达赖在杨家湾山中挖有地窖,专门存放财宝。杨子林是那森达赖的几个贴身卫士之一,他的话大家深信不疑。众人便要去逼迫七太太说出金库位置,被奇寿山制止了。杨子林有一天对七太太说,他要雇人寻找那公爷的金库,七太太说她赞成,说着还拿出一百块银元,送给杨子林,说雇人要花钱,这些钱你先拿去用,不够再来取。感激的杨子林逢人便夸七太太。杨子林是否用这笔钱雇过人寻找财宝,史料里没有明确记载,我们不得而知。七太太很快就组织起力量,推翻奇寿山政权,杨子林很快就被七太太枪杀在那氏父子坟前,从此就再没有人提起过那森达赖埋在山中的财宝。

  八十年代中期,忽然有人又提起那森达赖埋在山中的财宝,将山中金库的秘事也传得沸沸扬扬,好多好事者便到杨家湾周围的山中去寻找。一次我到张玉林先生家小叙,曾见到过一个老者,他对张玉林先生说,杨家湾的金库里除了金条银元外,有很多“宝”。细听之下,才知这些“宝”便是文物。那森达赖是个很细心的人,1923年他曾经接待过世界着名古人类学家德日进先生,德日进先生在杨家湾住过一段日子,与那森达赖有过不错的交往,杨家湾的西医就是听了德日进先生的建议,由德日进先生从北京给介绍来的。这在上世纪二十年代蒙旗绝无仅有。从此,那森达赖就格外留心文物。当时,全旗各地发现了很多古墓,古墓里出土的文物,很多被人送到了杨家湾国公府,经那森达赖的师爷张济民过目后,被那森达赖收到金库中。据曾在国公府做事的张板腾老先生讲,1927年春天,有人一次就从纳林给国公府送来五牛车青铜器。还有一年夏天,纳林吕家渠也有两户农民给国公府送来大量青铜器,而吕家渠就是建国后发现鄂尔多斯青铜器代表性器物——盘角羊的出土地。据老人们讲,民国初年,布尔陶亥王府里也存储了数量极其可观的金银器、青铜器及其他古物,都是全旗各地送来的。1928年,王英入侵准格尔旗,那森达赖转移王府财产,王英退走后,这些财产和文物就再也没有回到王府。据知情者讲,这些文物大都归了那森达赖。1929年,西沟畔曾出土过大量金银器,也多为那森达赖所得。政变发生后,奇寿山派人清点银库,却没有发现一件文物。

  八十年代中期,很多上了年岁的老者聚在沙圪堵贸易公司的台阶上讲西官府的故事,我是最热衷的小听众。有一次听一位曾给杨家湾官府做过小管家的张姓老者讲,有一年他曾亲眼见过纳林的一家商户给国公府驮来一车铜器,体积很大,像一口大锅。他所说的“大锅”,便是现在耳熟能详的“鼎”或“鍑”,是汉代重要的青铜器。老人说这些“宝”大都被放置在山中的金库中了。

  那森达赖有早起散步的习惯。有一天张玉林先生对一个老者说,那森达赖散步的路线是国公府后一字形山梁到乌兰沟梁的一个弧形范围,然后翻下梁入乌兰沟,穿过乌兰沟再折翻上梁,沿一字梁下来,回到国公府院。张玉林先生是同仁学校的学生,很长一段时间同仁学校便设在国公府内,因此张玉林先生对杨家湾的地形极其熟悉。张玉林先生晚年很注意家乡史料的收集与整理,曾做过政协文史委员会的编委,也算是个有心人,这条路线是他综合别人的叙述,结合他的实地考察而推导出的路线,因此他断定金库一定在这个范围内。那森达赖早起散步,一来是活动筋骨,二来也是察看金库的情况,一举两得。这个习惯,那森达赖保持了终身,直到殒命前十分钟,也是散步才归来。因此,这个推测是可信的。

  那森达赖的财宝里确实有“宝”,这个“宝”便是深藏其间的文物。这些文物,其间所蕴藏的历史文化信息,以及这些文物自身的历史文化价值,不知要比那些金银要珍贵多少倍。结合准格尔的历史文化遗存的文物价值推测,这些文物中,肯定会保存下许多重要的区域性、历史性,甚至整个北方地区标志性的文物,这对准格尔地区的文化历史意义非同寻常,其间有国宝,也未尝不可能。微信订阅号(王建中)

责任编辑:李 磊

上一篇: 天下西口

下一篇: 阿里河的月亮